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文章 > 正文

秘之錦色霧靄

秘之錦色霧靄》是免費搜錄網收錄的一篇“小說”文章,免費搜錄網收錄《秘之錦色霧靄》免費資源預覽,不提供《秘之錦色霧靄》VIP資源以及內容存儲,收錄《秘之錦色霧靄》這篇文章只為讓更多的讀者,知道有《秘之錦色霧靄》的存在,以宣傳的目的出發,如果這篇《秘之錦色霧靄》文章侵犯您的權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刪除《秘之錦色霧靄》這篇文章。感謝您的支持與配合。

秘之錦色霧靄

《秘之錦色霧靄》免費資源預覽:

永遠不要逃避自己的過錯,永遠不要為自己的謊言自圓其說,因為那樣你要付出的太多。 羅薇逃避了顧羽凌的死亡,抽身離開了陰暗內心趨勢的邪惡,始終無法忘記自己沾滿鮮血的手,即使偽裝的孱弱。 但最終的“操控者”遠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破獲。 那個秘密的“黑斗篷”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操控大局…… 那個秘密的“黑斗篷”就這樣輕而易舉的重生擺布……

秘之錦色霧靄by:城頭走馬燈

楔子

我沉睡着,將一切不願接受的事實埋沒在善良的皮囊之下,我承認我是脆弱的,顧羽凌的死亡,還有紀小娜的離奇失蹤,包括秦氏兄妹,他們的故事,他們經歷的貌似都與我有着密不可分的關聯,不知是該慶幸抑或是苦惱;那段不怎麼甜蜜的小時光,我,原原本本的返還給了時間……

記憶深處的鐵門緊閉,那把開啟它銹斑了的鑰匙遺失在時空穿梭的軌道中,也許是我不願拾起記憶吧。

1.紀小娜王者般的歸來

我叫羅薇,母親是美國人父親則是一個中韓的混血兒,自然我的瞳色也遺傳了母親,是深邃的海藍,我喜歡我的瞳孔,因為曾經我深愛的男人說過:“你的眸子有種讓人可以迷失在幸福中的錯覺。”很不幸的告訴你們(親們),我的記憶喪失了,聽朋友們你一句我一言的訴說,大致對我的過去有着比較粗製的了解。

幾年前我考進這所民辦大學,認識了人生中最敗筆的朋友紀小娜,後來顧羽凌的出現,我與紀小娜徹底決裂,偶然間,同秦朵感情甚好,十分投緣,承蒙身邊的朋友照應,迅速的忘記紀小娜對我的致命傷害。當紀小娜得知我與顧羽凌依然保持着曖昧關系時,她一怒之下,錯手殺害了顧羽凌,想借機加害與我,法網恢恢她純粹是自討苦吃,奇怪的是她竟然在監獄中人間蒸發了,繼此之後,我遭遇車禍,蘇醒後我忘記了自上大學一來的全部,同紀小娜的失蹤,我的記憶似乎也被人誘拐消失的無蹤跡了。

秦朵這個記憶的導師,手拉手的帶領我進了教室,我們坐在中間的位子,等待着教授精彩的演講,(特別提示朋友們本人選修的是室內材料分解合成的學習,簡單的說,家裝材料的成分就是我們研究的對象。)我自信的翻看着課本,是教授來了么?外面那麼吵鬧?我習慣性的牽起秦朵走向床邊,想一覽究竟。

身着粉色泡沫裙的女孩站在教學樓的前面,人群包圍着她,她緊閉的雙眼再次睜開時,我看到了,那雙犀利的目光禁錮了我,充滿血絲的眼球,顯得格外突兀,我左手捂住憋氣的胸口,抑制內心的恐懼。她是誰?

秦朵驚覺的慘叫:“是她,她怎麼會在這兒?”

誰,她到底是誰?

女生貌似聽到秦朵的質問,貌似也看到我的畏懼,她哈哈大笑“羅薇,沒想到吧,我紀小娜還活着,你想讓我為你背下殺人的罪名,做夢。”

她是——紀——小——娜?

她是——誣陷——我的人?

她逃脫了牢獄?她要來找我做替罪羊?

她為何能義正言辭的狡辯,指責我是殺人兇手?

女生閉眼邪笑着,好似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她像一個審判者,披露我所犯下的罪行,然而對於她的披露我顯得格外焦急,不,我沒有做過,我為何一再膽怯?

“羅薇,你才是真正殺死顧羽凌的兇手——兇手——是你羅薇——”她的話未說完,頭頂的旗桿便傾斜的倒下,砸向紀小娜。“啊——不要。”那句“兇手——是你羅薇——”依然在我腦中回響,可惜我已經在慘叫中落入秦朵的懷中,我知道我又在逃避現實,雖然是扭曲的。

2.鏡中的臉啊!你不是我

梳平糾結的眉宇,暖意的光束,沁入蔚藍的眼底,周遭是一片沉寂的白,飄逸的窗簾,潔凈的理石地面,松軟清爽的被單,流動着黃色的輸液管,密密麻麻的連接線,起伏的心電圖,還有固定在鼻腔中的輸氧管,我清楚自己再一次的進入醫院。

“小薇,醒了?”秦朵關懷的撫着我的劉海兒遮掩的額頭。

“嗯”我嚅動干皺泛白的唇。

看了眼掛表,9:30開口問:“紀小娜怎樣了?”

“小娜死了,引起學校暫時的恐慌,你還是過些日子回去吧。”

“哦,她什麼時候死的?”這個問題貌似太直白了。

“問這兒干嗎?小薇別想太多了借機修養一下吧。”

“朵兒,告訴我吧。”

秦朵有些忌諱,望着我的神色終於妥協“兩天前的現在。”她看我木訥的雙瞳波波瀾起伏。

“嗯,有點累,讓我休息會吧。”恢復黯淡的眼神,向秦朵揮手示意。

眼皮沉沉的,異常的睏倦,“——哐——”關門聲,房間僅剩下我,安靜,浸在死一般的空虛中,【小娜是你么?是你的悲憤無聲的低吼么?你在提醒我銘記我們的回憶么?我真的累了,讓我安穩的冬眠吧。】

“小薇,小薇,我好想你啊!”紀小娜恬靜的抬起雙手,天真的笑顏,神聖似天使的大抹光環,小娜的柔情,久違了……

溫柔的陷阱,明知是危險的致命的,卻堅定的踱步向著光亮走去,小娜泛起的笑容,凄美,血腥,殘忍。

“——小娜——!!”

我欲縮回的手,被她緊攥,握得我生疼,那笑聲蒼涼,“小薇,休想逃脫,我要你活在痛苦中。”

扯開她的手,冰冷無任何熱源的手,蹲在白色理石地面上,身體蜷縮在膝間,似受驚的小獸。

“9:30,承受吧。兇手,羅薇。——我——活着,你——活着,我——死了,——你——也休想好過,我要你陪着我,生生死死痛苦着,無法掙脫的——哈哈,哈哈。”

“不要,不要。”慘叫劃破寂靜的夜空,如鬼魅撕扯□□,絕望的吶喊。

手,並不溫暖的手,給我些許的勇氣,聲,回響耳際,潮濕的哈氣熟悉的耳語,“小薇,醒醒,只是夢,醒醒,那是個夢。”

秦朵,騰的環住秦朵的脖子,夢後殘留的余念仍然心悸,額頭滲着豆大的冷汗,“朵兒,是小娜,是小娜。”驚恐中失去理智抓住秦朵最後的救命稻草,訴說着,嬌小的手扶着我微涼的脊背,“小娜,她死了,——乖——,別害怕,有我在。”

“薇,有我在,是夢,相信我。”

她扶着我的頭,放我躺下,輕輕的為我掖掖蹬開的被子,安靜的將腦袋倚在我枕邊,望着蔚藍如海的眼眸,“幸福的味道,忘記一切,忘記紀小娜,忘記傷痛,你的眼中唯有我的存在。”

秦朵咒符額喘息,催眠,徹底顛覆流離。

睜開惺忪的睡眼,看了幾點,——“9:30”難用言語形容的恐懼,【紀小娜,是你的報復么?是你在恐嚇我么?】

哪裡?這是哪裡?猩紅顛覆純白,十分親切,糜爛的夜生活??鮮血渲染的世界,我瘋狂的奔跑,濺上眼瞼的“紅色牆漆”——那是“血液”!!

“小薇,起來,是我朵兒,求你了,不要這樣。”秦朵聲嘶力竭的到倒在我肩上哭泣。

“我看到了,嗚~——”

“看到什麼?其實你什麼也沒有看到,幻覺虛假的東西,不必在意的。”

“朵兒,我看到了,真的,紅色的房間,紅色的傢具,紅色的塗料,顧羽凌的血,紀小娜的血,他們猙獰的笑着握住我的脖子,很用力的,剝奪我吸取氧氣的權利,救我吧,朵兒,救我!!”

“小薇,人可以頹廢,但不要讓它占據你生命的全部,你是鮮活的,你的意志力,可以克服心中的恐懼,讓我幫助你,戰勝心魔吧。”

秦朵拖住我腋下,她眼中的純潔,消除黑暗與不潔。

“朵兒,呵,我沒事了,不必擔心。”站穩後我徑直向前走。

秦朵心一緊,拉住我“小薇,你?做什麼?”

“呵呵,我需要洗漱下,准備出院,畢竟已經休息3天了,精神也振作了不少呢,再待下去我會瘋掉的。”

“真的可以嗎?”

“嗯,那還用說?”

關上衛生間的門,依稀聽見秦朵嘆息“是啊,回家,緩解情緒也好。”一道門分隔了兩個空間,打開水龍頭,微涼的水,清凈着我的面,秦朵細心的在毛巾架上搭放着一條純棉毛巾,抬起頭,望着鏡子擦拭臉上掛着的水珠。

胸口驟然一緊,明顯察覺身後有着奇怪的異物,吐口氣,自我暗示,【純粹的錯覺,無需在意】仔細端倪着鏡中的臉,她在猙獰的笑。

——你是紀小娜!!——

《秘之錦色霧靄》網址導讀:

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000011

中年男人輕咳一聲,仆婦們領會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攙扶夫人起身,隨着起身夫人連聲呻吟,君小姐仔細的看着她的神情動作。 當她在暗夜裡拚命的奔跑的時候,沒想到有誰會來幫助自己。 朱瓚沖她冷笑,但沒有反駁而是扭過頭。

莫非是家破人亡的鄉下人,孤膽英雄的要殺金兵報仇? 就在適才,寧大老爺走下馬車,坐在車上思忖什麼時候走下去合適的寧雲釗忽的察覺有石子打在車窗上。 “金兵退了?”一個兵丁忽的問道,看着面前的民眾,神情似乎有些茫然。

年輕男子瞪大眼,看着隨着這句話四周的人們原本驚訝的神情變得激動,且虎視眈眈。 “那就是說陸大人你肯放過我了?”他說道。 但大家到底是文雅之人,還是維持着姿態撫掌。 “這個是你們給天下人看的誠意,我是問,你們給陛下看的誠意。”他說道。

展開全文閱讀